之青

大概再也没有一个cp像游十一样让我感受那么深刻了【纯食洁癖,不拆不逆】

【柳沈】就是脑洞而已

西医X中医(柳沈)

 

一个3000字左右的脑洞。

已经在一起,在学校的日常和老夫老夫模式。

没文笔,都是片段,很无聊,自娱自乐,看看就行。

 

*设定我自己心里有数,不喜欢可以不看。

 

非常OOC(人物属于墨香,崩坏都是我的锅

 

 

1.一只柳聚聚

 

柳清歌正准备下手术室的时候就在神经外科门口撞上了带实习生来给病人扎针的沈清秋。

“师弟,好久不见啊。”

沈清秋拖长音打了声招呼,身后还站着他新带的小徒弟宁婴婴,看上去似乎还是平时一样有点插科打诨的意味,但是柳清歌愣是从尾音里听出来些许不爽。

是了,因为柳清歌三天没有回家了。

 沈清秋和柳清歌三年前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同居,但是碍于工作环境,二人并没有在医院里公开他们的关系,只有极少数交好的同事知道他们俩的关系。

 作为苍穹医院外科的顶梁柱,希望柳清歌操刀手术的病人不计其数。

而沈清秋是门诊中医,并不需要在医院值班熬夜。

西医不比中医,外科医生更是随时准备在值班时候处理突发情况。

秋季将至,外科的住院部挤满了人,柳清歌更是忙得家都没有回,连续工作72小时,也没叫过一声累。

手术中依旧贯彻他快准狠的原则,很好的诠释着“顶梁柱”的意义。

而最近科室里的工作人员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铁人”柳清歌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沈清秋在病房里看着小徒弟往病人的脚上一针一针扎下去,嘴里是给病人家属解释着针灸治疗的效果,一如既往的保持自己在外博学的形象,但脑子里已经分走了一部分注意力,这部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对柳清歌的腹诽上。

他确实看见了对方眼底的血丝,心疼归心疼但说出口的话却不由自主地暴露了他有点小委屈的心思。

不就是三天没回家吗!又不是有外遇!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但是至少应该打个电话吧!

宝宝有小情绪了!

都说七年之痒七年之痒,怎么他觉着才三年就有点苗头了!

不行不行不行!

 沈清秋琢磨着今晚柳清歌回家之后要怎么审问他,表情严肃又谨慎。

病人家属看着沈清秋,嘴里吐出一句夸奖:“沈医生真是认真负责啊,是个好医生。”

 

 

 

2.一只老沈

柳清歌与沈清秋读的同一所医科大学,只是柳清歌比沈清秋低了一届,且一个临床医学院,一个中医医学院,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两人认识是在临床中医联合交流会上,俗称“联谊”。读临床汉子们多,而读中医的妹子多,于是由几个孤家寡人的哥们儿们撺掇着学生会给两个系来场“联谊”,一来丰富丰富校园文化,给处在水深火热学习中的大家减减压,二来说不定有点“好运”。

 沈清秋是中医医学院里少见的男生,当初也是他自己选择这门专业的。沈清秋不讲究自己学个医要挣多少钱,只求有个工作安安稳稳,且中医较之西医用药上更为安全。沈清秋有个爱看仙侠小说的爱好,对中医的博大精深有着浓厚的兴趣,心里美滋滋地在幻想学了出来讲解起阴阳五行,多有范儿。

 尚清华来寝室喊他参加联谊的时候,沈清秋一边在寝室里念叨着几个穴位名,一边手指上噼里啪啦,屏幕里的人物在一波怪物的包围里血条蹭蹭下滑,沈清秋正准备给自己补几瓶血,被尚清华“砰”的一声闯门声给活活吓死。

 看着页面逐渐转灰白,沈清秋对着门口的尚清华笑笑:“飞机苣苣,你有什么‘事情’吗?”

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尚清华冷不丁一抖,他知道沈清秋一喊他笔名保准没什么好事儿,此刻转移话题才是重要的事情,脑内千般念头闪过,嘴角扯出谄媚笑容:“瓜兄,今晚跟临床医学院联谊,您看是不是一起去凑个热闹啊?”

尚清华喊的是沈清秋网络上的马甲,他有个写小说的爱好,而这位室友愣是保持忠实粉丝身份追文追了三年,也常常因为他清奇的脑洞而在寝室里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精神伤害”。

用一句话来讲,就是死党。

 

3.一只学弟

沈清秋到达联谊会场的时候,大教室的讲台上已经有人开始组队唱歌了。

他远远地看见尚清华缩在一群人后面一本正经地张嘴唱歌,眼神盯着前面一黑长直妹子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不过沈清秋明白,他站在远处看过去,也看得出来黑长直妹子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周身的气质非常出众。

 他轻手轻脚地坐在教室后排,摸出手机刷了几下微博,视线一晃,瞅见课桌下一摞放得整整齐齐的教材。

随手抽出最上面一本外科学,翻开之后发现里面全是密密麻麻几乎闪瞎眼的笔记,手写的字体端正漂亮,沈清秋一时好奇地翻到扉页:“柳……清……歌?”

不知不觉自己竟念出来课本主人的名字。

“找我有事?”

突兀地从身后传来一句话,吓得沈清秋“啪”地合上书籍,手机一个没拿稳,顺着大腿滑了下去,在几级台阶上蹦跳了好几下最终落在了前排的人堆里。

他转过身往后看去。

 入目的是教室高处刺眼的灯光,柳清歌背着光居高临下地盯着沈清秋,直把沈清秋盯得心里没来由地发怵,半天才慢吞吞吐出一句:“你好……?”

 

 

 4.一只学长

柳清歌和沈清秋的第一次见面说不上很坏但也算不上愉快。

 柳清歌当天只是担心自己妹妹柳溟烟去参加联谊会遇上什么胡搅蛮缠的男生,默默地在教室的角落坐着,教室是临床系常用的主教室,柳清歌平时也在这里上课,大家大多数找好位置就将自己的书籍放在抽屉里,所以在沈清秋坐上自己位置,还翻看起自己的书之前,柳清歌就注意到他了。

从进门往讲台上望了会儿,惨白的灯光打在沈清秋的脸上,让他平时就不怎么出门接受太阳照射的皮肤更显出青白,眼窝下有点乌青色,看上去气色不是很好,但是那双发亮的眼睛又让柳清歌感受到这人内心的生动。

 被人翻几下自己的书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柳清歌鬼使神差地就过去了,甚至是选择突然出声吓沈清秋,虽然他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当看到沈清秋转身后看向他时,缀眼里的点点光芒,他突然觉得,挺可爱的。

 

5.一场惊吓

沈清秋第一次觉得柳清歌有点可怕的时候,大概是他要毕业的时候,被柳清歌堵在宿舍门口告了白。

等会儿等会儿等会儿!

什么情况!

我擦!

平时有点冷酷的学弟突然对我告白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等不了了!

沈清秋一个转身就冲上宿舍楼,全然不顾自己手上还拎着三个打算拿去卖二手的温水瓶,双手甩着瓶,以一种很清奇的姿势冲进了自己的寝室然后反锁上门。

这样似乎就可以完美地隔绝掉刚刚学弟对他告白的时候,依旧酷酷的脸上流露出的一点期盼和不安。

 但是柳清歌没有让他成功逃脱。

当他被按在宿舍的墙边亲吻的时候,沈清秋的脑内弹幕已经炸了。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的初吻!

我被我的学弟掰弯了!

 

6.二场意外

自从在大学跟柳清歌混熟之后,沈清秋就经常爱对柳清歌说一些新奇的网络语。

每次把柳清歌撩得无语的时候,他内心好像就有一种恶趣味得到了满足,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

自从柳清歌对他告白,沈清秋抗拒无果。

最后被镇压之后,柳清歌就找到了在沈清秋把他撩得无言以对时的对应新方式。

沈清秋表示:妈的!一言不合就亲我!人权呢!

柳清歌的实习医院选在了沈清秋毕业后的工作单位。

七月末的一天下午,太阳晒得整个医院外的路面都火辣辣的,升腾出一股热气。

坐在诊断室里翻书的沈清秋没来由得感觉一阵心烦意乱,当下把书甩到一边,扯了扯已经浸出汗的T恤。

突然听得外面有人在吼:“急诊科那里有人打架了!”

沈清秋一瞬反应,拔腿就往急诊科跑过去。

开玩笑,今天柳清歌在急诊科跟着带教值班呢!

冲过逐渐拥挤的走廊,沈清秋刚刚跑出走廊尽头就听得不知哪方传来一声:“当心!”

迎面飞来一根木棍,直朝他眼睛飞过来,沈清秋下意识闭眼,须臾间只来得及腹诽一句:

这下完了。

电光火石之间,沈清秋只觉得有人突然一阵风似的冲过来把他抱了个满怀,两人被惯性重重摔在墙上,耳边传来一人好似从胸膛里迸发出的闷哼声,紧接着两人快速的心跳像是重叠在了一起。

沈清秋悬着的心突然就归位了。

还好还好,活着啊!

 事后回忆起那天的事情,除了柳清歌暴怒,将摔打闹事的人一通胖揍,沈清秋印象最深的,就是被柳清歌抱住的时候,似乎就拥有了最安全的所在。

 

7.一对夫夫

中医科的主任岳七,曾经是沈清秋实习时候的带教老师,也曾经是一个学校的中医学医学生,算起来也是沈清秋的学长。

沈清秋工作之后,也是岳七手把手带他,让他成长为一个足以独当一面的好医生。

而他也是少数知道沈清秋和柳清歌关系的人。

“小沈啊,清歌这连续直班了快四天了吧,他们主任怎么办事的,我去跟那老头子唠唠嗑去!”

“你今天干脆早点回家吧,索性下午没什么人,我给你看着,你回去看看清歌那孩子。”

……

 

下班后的柳清歌回家抱着沈清秋亲了又亲,按照额头,眼睛,鼻尖,脸颊,嘴唇的顺序,细细密密地触碰,将沈清秋的燥火转眼给亲了个烟消云散,但是亲完之后的柳清歌就在沈清秋怀里睡死了,沈清秋在他眼底的青紫上摸了又摸,最终叹了口气。

 柳清歌睡醒的时候,沈清秋还没醒,房间里黑黑的,已经是深更半夜。柳清歌盯着沈清秋的睡颜看了又看,最终决定把人抱着又继续亲。

沈清秋是被亲醒的。

学弟(爱人)是个亲吻狂魔怎么破。

但是他心里也明白这是柳清歌在表达他很想他,都这样还扭捏啥!

沈清秋一个翻身骑在柳清歌身上,俯下身子跟他接吻,舌尖探入对方的口腔,探向下面的手渐渐不老实起来……

(此处省略600字,没有驾照,不会开车)

 

事后沈清秋拜托岳七转告外科主任,值班太久的话,真的扛不住。

他的腰扛不住。

 

END

没了。

就酱。


评论 ( 11 )
热度 ( 53 )

© 之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