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青

大概再也没有一个cp像游十一样让我感受那么深刻了【纯食洁癖,不拆不逆】

Z&J

最虐不过爱而不得
最甜不过破镜重圆

@木木木木
太太的原创,感谢太太授权让我对她的俩儿子这样那样【不


文笔不好,只是脑得憋不住。
并且没有“驾照”【捂脸】。


再次感谢太太。
有与设定相悖不妥之处,我自觉背锅!!!【猛虎落地式扑通



段落式,想到啥写啥,从高中写到成人。
注意时间线,倒叙插叙各种叙。
基本混乱。


第一次写原创角色的同人文,有不足请多指教。


以上ok?
那么go!










「1」


纪远觉得,钟宇豪是一个傻瓜。


比如现在,嘈杂的舞池边,钟宇豪穿了一件明显不是他自己的宽大皮衣,严严实实罩在校服外,缩在角落沙发里,双眼在黑暗中映出一点点光,就直勾勾地锁定了他。


纪远叹口气,继续手上的工作。


纪远心气儿高,还债一事说什么也不要钟宇豪插手,钟宇豪也由着他去,交往后的打工时间变成了变相约会。


纪远放学后,会在这家夜总会里打工,上酒送烟,什么杂活都干。


曾经的小少爷极少涉足这类风俗场所,一开始被里面浓重的烟味和被热浪发酵的酒气熏的睁不开眼,咬咬牙愣是坚持了下来,不为别的,这已经是他短期内能找到的付出报酬最多且不介意他学生身份的一个工作。


他模样生的好,即使是做这类端茶倒水的活计,举手投足间也透着一股子优雅,端酒的手修长又好看,留着常年练习提琴的薄茧。

冲着他的皮相搭讪的人数不胜数,也有人因为这张脸多给他塞点小费。

对于小费,纪远从来都是拒绝的,但是人来人往间总有那么些个心术不正的,想将他强硬拖走的有,想让他喝酒灌醉后带走的亦有。

好几次纪远靠着其他服务员打掩护能躲过去,但是事总有意外。

今晚是钟宇豪第一次跟着他到这家夜总会,没过多久就整个人都炸了毛。

就是因为一个男人,贱兮兮地靠近纪远,眼里的欲望毫不遮掩,夹着烟头的手伸着就要往人家脸上摸。

钟小爷是何许人也?
觊觎钟小爷的人有什么后果?

钟宇豪怒了。
钟宇豪挥拳了。

可惜这一拳就打掉了纪远的工作。

起争执的时候,纪远本着不闹大的想法,鞠躬道歉,拉着钟宇豪去了后厨,给人好好训了顿,钟宇豪总是不服的,钟小爷的人岂是他人随便宵想的,纪远嘴里说着,可手偏是紧紧握住了钟宇豪的,钟宇豪抬头看了看纪远有些疲惫的脸,愣是把憋屈给吞了回去,不甘心地把纪远的脸好好摸了摸,直到微微泛起红色,像是做标记似的。


结果两人回家路上被那群混混们堵在夜总会背后的巷口。


钟宇豪护着纪远,背上吃了几记狠的,巷子里一片狼籍,夜总会堆积在后巷的回收空酒瓶被砸了个稀烂,混混们斗红了眼,抓起摔碎的酒瓶要往钟宇豪身上扎,纪远脑子嗡得炸开,身体已经动了,玻璃渣擦过手臂划拉出一条大口子,血立刻顺着手留下来,衬得纪远的脸色更苍白。


最后钟家保镖赶到,将一群混混全部送警局,纪远被夜总会开除,坐在医院急诊室里处理伤口,留钟宇豪一个人在诊室门外坐立不安。


医生一出来钟宇豪就冲了进去,给了纪远一个结实的熊抱。


然后纪远回给他头上一个大栗子。


钟小爷见着人没事儿笑得跟只大型犬似的,结果忘了自己背上还青着,耐揍得很。


纪远问护士要了药,给人一点一点处理了。


一安静下来,就有人坐不住了。

“喂……”

“嗯。”

“那什么……”

“嗯?”

“不是,你怎么不生气啊?”

“我为什么要生气。”

“工作没了啊,那什么,到底是因为我……”

“工作没了可以再找,人没事就行。”

“嗯哼~那是,喂,你可是我的,谁都不许碰。”

“好好好,你的你的,坐好了擦药。”

“那你往左边涂点,左边疼。”

……

纪远觉得,钟宇豪是个傻瓜。

但是他偏喜欢这个傻瓜。



至于因为这件事让钟父知晓了他的存在,又是后话了。




「2」


28岁的钟宇豪,倒是看着沉稳许多,但是依旧霸道得不像话。


28岁的纪远,不似以往看着那般高傲,却也依然固执。


两人因分离十年而冷却下来的爱情,在一见面就死灰复燃般将两人烧了个遍。


钟宇豪第一次在酒会上再见到纪远时,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而纪远似乎已经把他忘了,端着一杯酒,在人堆里交谈。


钟宇豪却不会再像年轻时那么冲动,他正静静观察他的猎物,等着最佳时机,咬住猎物致命的咽喉。


借着公司间合作的机会,钟宇豪终于有机会和纪远正式见上一面。

纪远公事公办的样子让钟宇豪心里痒的不行,看着纪远敲打键盘的修长双手,比十年前更好看了,看着纪远穿着得体的衣服,却已经开始回想起十年前少年人不知愁滋味的疯狂,看着纪远正不停讲述企划案的双唇,就想狠狠咬上去。


十年间,知晓他的一切,却从未和他有所联系。
十年了,被离开那晚的大雨浇熄的心火在重逢之时熊熊燃烧。


你可曾在这十年里想过我,你可还爱我。


钟宇豪是个行动派,更是个有很资本的行动派。


企划案敲定的当晚,他拦住纪远的车,将人拖回家就办了。


不过过程却很惨烈。


纪远在这十年里,学会了格斗,搏击,不再是十年前那个打不过钟宇豪的纪远。


这场性事让钟宇豪狼血沸腾, 他的嘴角还带着被纪远打出来的淤青,却准确地追到纪远的唇,贪婪地想吞噬对方的一切。


最终纪远的力气还是不敌他,被他用领带捆在床头,钟宇豪刚刚跟纪远打了一架,正是兴奋的时候,才吻了一会儿,钟宇豪就起了反应,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搂在背后的手也忍不住往下滑,纪远喘息着开口喊到:

“钟宇豪……”

钟宇豪心中一动,看着身下俊脸已经绯红,衣衫凌乱的纪远,仿佛又回到十年前。


他们的初夜同样也好不到哪儿去,少年人没有经验,一切凭着最原始的感觉与欢愉,刚刚进去的时候,纪远疼得攥紧枕头,钟宇豪一脑门儿汗,脑子热得快炸了,纪远的身体怎么那么好看,纪远的里面怎么那么紧,纪远的一切怎么就那么好。

这个人,他钟宇豪一辈子都不想放。


而现在,钟老爷子被他架空了实权,钟宇豪将钟氏牢牢握在手里。

他和纪远,有的是时间。


TB不知道还有没有C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之青 | Powered by LOFTER